时尚 > 人物 >

章子怡 | 命中注定的信仰

2017-10-16 来源:时尚芭莎
连章子怡都不得不感叹,这个时代已经不同了。她发现自己所面对的挑战比演技复杂得多,比做一个纯粹的演员艰险得多。但只要信仰在那儿,柳暗总会花明,潮水就终将把她带去命中注定的方向。

4

章子怡

有些时候,章子怡不知如何解释心里的困惑。

她盘腿坐在沙发上,一屋子都是熟悉的人,大可懒懒散散地松一松表情和姿势。她的妆发都已经收拾妥当,照例是简单的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,眉眼勾勒得精细,可因为眼神里飞起的那份俏皮,整个人只见明媚而无浓艳之意。只是说到最近感想的时候,她不自觉缓下语调,斟字酌句里有犹豫,但不一会儿,像是把心一横似的,她又恢复了爽脆的姿态,连叹词的停顿都跳跃着前进。

她的粉丝曾评价她,“没见过嘴那么笨的”,她自个儿也知道,把心底的想法说成面儿上的话,她没本事绕着弯儿婉转粉饰。但“章子怡”这个名字从来不是靠一些漂亮话堆砌出来的——她被人赞扬过,被人误解过,被人诋毁过,被人惋惜过,用一部部作品掷地有声地走到今天,所有的曾经才可以一笔带过。她也试图去解释自己,渴望得到真正的理解,但发现那可能是一种徒劳,在她明白表达和接收的永恒不对等性后,就更安心地躲到了一个个角色后面。

每一个角色里都糅进了她的血和肉,她们被看到被记住,就够了。

作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出色的女演员之一,章子怡合作过最顶级的导演和团队,被他们逼迫着、挤压着甚至诱惑着拿出了连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出色表现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她都在攀爬并不断超越新的高度,她以为这该是所有人都认同并且遵从的方式:每一分每一秒都尽最大可能伸长手臂,踮起脚尖,绷紧每一根神经,并且忘记自己拥有出众的天赋。

她一直在面对各种不确定,不断在自我的怀疑中挣扎,但她深信努力带来的量变到质变。我们多少都听过些她的故事,早年间的玉娇龙如何渴望李安的一个拥抱,小百合在好莱坞如何把英文台词背到滚瓜烂熟,宫二如何用几年的时间练就一身真功夫,然后用两片红唇和一行清泪散去。她有足够的能力和耐力去挑战自己,所秉持的专业要求和严谨度把她推到了云上之巅,可她突然发现,仿佛天上只一天地上已经一年,时代悄无声息地翻过一页,她曾经向往的、奉之为神圣的东西正在被不断轻视和摔碎,她甚至不确定,再义正词严地重复自己的信念是否不合时宜,甚至变成了满腹的抱怨。

真是,把吴钩看了,栏杆拍遍,谁人会,登临意。

在这个让她都渐感陌生和困顿的局面里,她想突围。她想用自己的方式广而告之,即使时代快转如漩涡,还是应该坚持一些重要和珍贵的东西:一个演员就应该成为纯粹的演员。

2

章子怡

不被浪费的努力

章子怡最新公布的电影消息是参演《哥斯拉2》。为什么?这是她意料之中的问题。“真实的情况是我已经拒绝了三回。我是一个更愿意压榨自己、挑战新角色的演员,这种类型电影的表演相对比较简单和直接,她就是那么个角色,真正的个性和角色其实都在哥斯拉那儿。”她甚至开玩笑说,让她演哥斯拉本尊就去,“我是个特别爱找苦吃的演员,我喜欢有故事的、纠结的、命运忐忑的角色,那样才过瘾。”

主流商业电影中的角色大多扁平,不需要深邃的人性层次,不需要命运。导演和制作公司理解章子怡的担心,为了她几易剧本,又不断写信邀请,“大家都在为这个角色努力,再拒绝好像有点说不过去。”各方面都试图用更充分的理由说服她:制作公司说这将是系列电影,大女儿兴奋地说期待,经纪公司借詹妮弗·劳伦斯当案例,她出演《饥饿游戏》、《X 战警》系列也没有阻碍她凭《乌云背后的幸福线》拿下奥斯卡影后,两条腿并进,步子可以迈得更大。

“只要我还在拍电影,他们就很高兴。”差不多每天都有新的剧本从各种渠道递到她的手上,看起来有大把大把的角色在等着章子怡点头,她却止不住地感到不安和失望。“现在的好多电影似乎没有要求了,所以对导演没有要求,对演员就更没有要求了。任何一个稍微有点名气的人都能去演电影,电影仿佛不再神圣,相比我小时候的那种敬畏心,差距太大了。”

章子怡2000 年凭李安导演的《卧虎藏龙》被西方观众认可,之后又去好莱坞出演斯皮尔伯格导演的《艺伎回忆录》的第一女主角,如今回头比照,那个时间点正是中国电影开始腾飞和走向世界的标志之一,中国女性在西方电影视角中,也脱离了单纯“打女”和“花瓶”的符号性质。时势和英雄总是互相成就,当时当刻,她根本来不及去想背后更宏大的意义,机会有多难得,压力就有多巨大,语言、舞蹈、表演的难度互相叠加,只能胸口挂起“勇”字冲向前。

黑暗中小百合在桌上起舞的那一幕在许多年后仍然让人记忆犹新。排练时高而窄的桌子已让她心惊胆战,实际拍摄时居然整个暗,只留前方微弱的一束追光,她悬着心怕一脚踩空,还要留意不被上空飘下的假雪呛到。拍摄结束后,斯皮尔伯格目瞪口呆地问她,你是怎么做到的?她说,一遍遍摔出来的。当时为拍摄那段舞蹈的不同角度,她连续下了七八回大腰。提起这一节,她不自禁扶了一把腰。为角色到底忍下多少身体上的伤痛,她早就忘了,更不认为有必要提,那不都是做演员再稀疏平常不过的经历吗?拍《十面埋伏》时有场戏,荒原上几人各自提着长棍对峙,和她搭戏的武行经验不足,没掌握好距离,站得太近力量太猛,一棍子下去就把她打晕了。她醒来时不明白为何一堆脑袋挤在一块儿瞧着她,原来已经休克了大半天。

这些片段她几乎都没提过——当角色的呈现已经丰富到让观众欲罢不能时,演员没有必要用花絮或是苦情来给自己加分。“那个时代造就了那样的作品,我们这代演员很幸运能在作品中完成那样的一些角色,共同成就了一些代表作。但即使是同样的作品,放到今天的环境下,可能大浪淘沙,根本就看不见了。”

6

章子怡

电影已经变成越来越纯粹的商品,恨不能有流水线出产的速度和标准。电影里那一点耐人寻味的东西就好像是浓茶的苦涩,并非所有人都愿意去等待酝酿、品味回甘,相比之下可乐甜腻又气泡丰富,老少皆宜皆大欢喜,为什么不取巧呢?

《一代宗师》的“宫二”让她拿下13 个影后,从艺术氛围到演员的表演,无不是顶级标准,只求精益求精?!堵蘼倏讼鍪贰防锏?ldquo;小六”,还有《太平轮》里的“于真”,她自己都骄傲地说表演“在非常高的标准之上”,可这几部作品票房的残酷,却让她有点灰心: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,12297.5 万;《太平轮》上部19542 万,下部5105 万;《一代宗师》2013 年年底上映时28923 万,2015 年3D 版6301 万 。

不妨做横向数据比较。迄今,2017 年度华语电影票房第一位(总第二)是《西游伏妖篇》,165593万,2016 年度,票房第一位是《美人鱼》,339212万。豆瓣上共有172823 人为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打分,如今停留在7.7 分,高于61% 的剧情片和81% 的悬疑片??诒推狈康母盍?,曾在知乎上引起过群体讨论。排名第一的回答是:阳春白雪往往曲高和寡。

章子怡自己草草推算了下大致的观影人数,“原来只有那么些人看过。那些角色那么难,可你所有情感的投入、健康的付出,只服务了那么一点点人。我不是为了自己开心快活才拍那些戏的,那么多的自我折磨……我是在浪费生命吗?”《一代宗师》前后断断续续拍了五年,有两年的时间她就钉在组里,不轧戏也不接广告,对一天被10 万个热点轰得晕头转向的大多数人而言,她就好像消失了一样。“为什么我对不同的艺术形态动心了,为什么我接了好莱坞的商业电影,因为至少有这样的一个观众基数在。我不甘心自己一年半载的心血,生命中的大部分时光被白白浪费掉。我的表演值得所有观众的欣赏!”

12
推荐 EDITORS PICKS
热点 MOST POPULAR
东方财富网 | 北京pk10有正规网站吗 | 手机铃声之家 | 懒人听书 | 色宝 | jsbeite.com | 75秒极速赛车官方开奖 | 香港赌场 | 皇冠娱乐 | 皇冠开服表 | 英文名 | 娱乐城去澳门 | 易酷游戏中心 | 赌博堕天录和也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