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尚 > 时尚潮流 > 时尚先生

智者唯心 | 8位语者的画外音

2017-10-18 来源:时尚先生
我们突然闯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。一个繁荣的令人躁动、进步的令人不安的时代。因为我们还没来得及准备好与这个时代匹配的“文化”。我们的措手不及全都写在了被屏幕的微光照亮的脸上,当人们对此失去信心的时候,就会谈论复兴,会下意识地向传奇求助。为此,我们向八位在文化艺术领域有着独树一帜成就的“语者”发出了询问,向刚刚完成一场短暂文化穿越的他们请教:你们今天过得还好吗?你们怎样看待昨天和明天?答案是,他们过得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浪漫。

1

蔡康永

蔡康永——我不是文化人

蔡康永可能是华人娱乐圈中读书最多的一个人。因为他写过书,因为他的儒雅,很多人形容他是文化人,但他自己却是断然否定这个标签。

“我不知道这个误会是怎么来的。我的本业是娱乐,爱看书或者爱写作,在每个领域中都是很平常的事情,爱因斯坦所说的话会和王尔德一样出色。如果你看过侯孝贤写的文章,他的文章其实写得非常好。”在他眼中,自己爱看书并不奇怪,而是别人不爱看书这件事更奇怪。

他更愿意把自己形容为文化的媒人,或者中介者。比如辩论,本来是小圈子,但是中介者可以把它变成一般人能够理解的东西,正反两面思考、多一个角度就多一种乐趣和知识,这是需要引荐的。蔡康永自认为,他在大家面前示范了这个动作,仅此而已。

然而他并不爱辩论,也从未把辩论视为重要之事。他把辩论比喻为一套兵法,你要去的地方比较重要,而不是这套兵法很重要;你会这套兵法,并不表示你真的爱它,也不代表你重视它,你只是作为一个媒人,把它介绍给大家。

“媒人不会爱上他要去中介的男人或女人,他只是中介给别人去爱,所以想来想去,我做节目的本质,应该都是这样。”

你会感觉到,他与这个世界保持着距离感,他反对过分的投入,也反对大家看电视。在他眼里,电视犹如一种无形的黑洞,我们可能会被它灌输的信息所控制,不仅对这种被灌输缺乏警觉性,还被它改变了生活的本质:我们爱看美食节目,不是我们爱做菜,而是我们爱看别人做菜给我们看;我们看篮球比赛,不是因为自己爱打球,而是我们爱看别人打球。这就是电视文化,让我们以观看取代了参与本身。

2

蔡康永

悖论的一点是,他是电视人;更悖论的一点是,他之所以反对大家看电视,其实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。

“ 因为你知道大家一定会看,这个反对只是一种恶作剧或者故作叛逆的姿态。如果反对就会有效果,那我就会很谨慎;如果我反对无效,那我就不在乎。你反对大家看电视,就是一种螳臂当车的做法,但只要能在一万个人里面提醒一个人说,不要看那么多电视,这个提醒就已经有意义了。”

对于快餐式文化的灌输,有人喊出了“文化复兴”,这在蔡康永眼里是本末倒置的。

“我觉得,所谓文化的复兴,是人们一个自得其乐的出发点。我们向往一件事情,当这件事情没有按照我们的预期所发生,呼唤两个字就跑出来了。我认为所有的复兴都不是被设计出来的,如果有人在呼唤我们要设计这个复兴,它大概不会成功。”

他说,如果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是身在其中的人,察觉了这是一次文艺复兴,那它就不可能成为文艺复兴,因为所谓的“ 复兴”,并不能有目的性,也不是一个可以计划、生产的过程,你去想一件事情,跟它真的发生了,大概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。

“人就是一个很会穷开心的物种,我们许愿从人生如意到世界和平,都是自己找出来的、自以为是的乐子。过年的时候,我们说万事如意,我如果万事如意你就万事倒霉了,这些都是人自己想出来的、很虚妄的一些愿望。”

你可能觉得蔡康永有些悲观主义,但这就是真实的他的一面,他只是更清醒。

他说,自己就是渴求那一点点的清醒,希望他不要全部掉进某个地方去。

推荐 EDITORS PICKS
热点 MOST POPULAR
东方财富网 | 北京pk10有正规网站吗 | 手机铃声之家 | 懒人听书 | 色宝 | jsbeite.com | 75秒极速赛车官方开奖 | 香港赌场 | 皇冠娱乐 | 皇冠开服表 | 英文名 | 娱乐城去澳门 | 易酷游戏中心 | 赌博堕天录和也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