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尚 > 人物 >

中国有嘻哈?!跟他们聊聊嘻哈的人生

2017-12-12 来源:男人装
美国的 Rap 文化来源于贫民地带的贩毒和暴力,歌词里充满了毒品、枪支、黑帮。而在中国无数城市的市井街区,年轻人的选择更多的是打架斗殴、行走街头、卖艺卖身、称兄道弟、喝酒烫头……今年夏天很多人的燥热被消解或点燃于嘻哈音乐里。当天气凉快下来,这些被人拥趸的 Rapper 各奔东西,而我们跟他们聊了聊嘻哈的人生,嘻哈的过去和嘻哈的未来……

1

Gai

Gai

生在古代我肯定是上梁山的

他的歌里没有兰博基尼,也没有金链子大手表、Money 和Honey,他没读过太多书,但会从茶馆、武侠小说、街头巷尾的逸事里汲取生活篇章的灵气。

Q&A:F=《男人装》 G=Gai

F: 刚才拍摄感觉如何?

Gai :说实话我是不喜欢拍摄的,因为总是要穿自己不喜欢的衣服。

F :这次挺舒坦?

Gai :今天算好,流程比较快,不用等待。我来北京就学会了一件事,那就是等待——等红、等吃饭、等排队、等演出、等上台、等拍照。

F :性子会不会被磨得能忍了一点?

Gai :肯定有了。

F :为什么选择Hip-hop 音乐,而不是别的?

Gai :这个问题每一个人都会问我。我十二三岁的时候听到那种节奏的东西就觉得特别对味。大多数男生接触说唱也好,街舞、街头运动也好,他们最初想的就是一个“帅”字。你自己可以干点儿别人不会的,让你觉得特殊的,没别的毛病,就是为了帅。

F :你怎么定义帅?

Gai :对所爱的事、对你爱的人、你的家庭的态度,然后做你钟爱的事,成为你想成为的人。

F :所以你成为了“盖爷只认钱”。

Gai :我觉得这名字没什么不好,谁不喜欢钱?有了钱你可以让自己过得更好,可以让你的爸妈过得更好。取这名字之前我遇到了很多事,我其实是一个不大在乎钱的人,但老被朋友整。

我是一个特别感性,把谁都当朋友、当兄弟的人,但好多事不是那样,好几次受伤之后……其实我不大在乎钱,就是心理特别难受,直接把微博名就改了。好,我也只认钱。

F :自我?;??

Gai :不算,是对我身边圈子的一个映射。

F :可以认为你是外表比较凶,内心挺脆弱的人?

Gai :我强硬起来是绝对的,但我的爱和感性,只给那些让我能感受到爱的人。

F:你之前去参加过《新歌声》这样的选秀节目?

Gai :去过,被刷了,人家看不上我。幸亏没选上,谢谢各位(抱拳)。

F :所以对其它节目居然还有期待……

Gai :我这次是有顾虑,但抛开这些顾虑不说,我在圈子里一直被人黑被人骂,他们都怀疑我的实力。我自己想得很简单,就是给自己一个机会,大家出来比一比,别把自己吹嘘得那么厉害,上台咱见见真章。

F :所以你对这次的结果怎么看?

Gai :意料之中。从我第一天海选开始,我就知道自己能走到最后。不是我狂,我觉得是他们太弱了,真的。音乐对我的帮助很大,我想做的就是通过它获得尊重。

F :你的风格被很多人称为匪帮说唱,其实中国的土壤里很少有这种东西。

Gai :可能他们叫江湖多一点。我不介意你们怎么说,中国不存在匪帮而且也不允许有匪帮。江湖这个我是认可的,但到后面我觉得大家老爱拿江湖来说事儿,我自己做歌的时候没想过这些,可能就是自己身上的那种气息太重了吧。本来我就是来自穷人家的孩子,社会底层,这个气息是抹不掉的。但你不用给我打标签,因为我想做的音乐还有很多,不仅是你们说的江湖这种。

F :当处在庙堂之高的时候,你的江湖气表现在哪儿了?

Gai :极度自信。但有时候也有点儿找不到北,忘了自己是谁了,特别没边儿的那种。

F :比如在微博上怼别人……

Gai :我会目中无人,但除了怼人其它的事儿我觉得没毛病,有时候在公共场合说话没有考虑到其他也在玩Hip-hop 的人的感受,我自己也检讨过,但强就是强,弱就是弱。

F :所以在你眼中其他rapper 缺少怎样的精神气质?

Gai :反抗、不服输,不过他们也挺上进。

F :反抗?是那种你在生活中一帆风顺,在音乐里也要装作很叛逆的样子?

Gai :以前我是一个非常唐突的人,现在我只会在Hip-hop 里寻找假想敌。而通过这次比赛,你会发现大家都挺不容易的,反倒特别想给彼此一个拥抱。

F :你之前的生活过得不怎么好吧?

Gai :一切从简,每天都在担心这个月我在这工作,那下个月去哪儿?现在呢,我以前工作的那个酒吧把我的照片放得可大了。

F :所以红了还是很重要的。

Gai:不重要,说实话到现在我都没觉得自己红,我心态从没变过,我还是从煤矿里走出来的孩子,我不会去戴口罩也不会摆拍。我就觉得我的工作是音乐,就像你的工作是采访,还有人扫大街、有人在卖菜一样,唱歌只是我的工作,我不大喜欢其他浮夸的东西。

F :听说你去参加比赛的时候兜里只揣了300块钱。

Gai :我一直催着他们报销路费,真的。他们都不大愿意报,这让我挺烦的。而且本来我家里修了房子,工作也被开了,肯定省吃俭用,也不会跑出去玩。

F :至于这么拮据吗?

Gai :也不是吃不上饭,反正就拮据的时候很拮据,潇洒的时候很潇洒。钱这东西,生不带来死不带走,只要我爸妈那边我能有个交代,其他的……说实话什么能带走?什么都带不走,及时行乐吧。

F :所以你爸妈现在有什么变化吗?

Gai :我好几年前就跟我爸说你儿子是万里挑一的,我爸的反应就是——你可拉倒吧还万里挑一,不问我要钱就算好的了。但现在他再看我以前写的歌词,说我是预言家,几乎说的话都做到了。我特别想让他觉得我长大了。

F: 所以你的歌词就是你的生活。

Gai :我就觉得很奇怪,那是我自己的事,不关你的事。你听周杰伦的歌,听《威廉古堡》的时候,你会去问周杰伦你是个吸血鬼吗?

F :你为何推崇仁义忠信?

Gai :生在古时候我肯定是上梁山的,真的。

F :你是一百单八将里的哪一个?

Gai :我是武松上景阳冈之前卖酒给他的那个小二。如果我不是那个英雄,也会帮他一把,让他去走应该走的路。当然我不确定武松是不是我,也许是。

F :靠音乐能够“只手遮天”吗?

Gai :不能,你只能站在自己的那片天下面。社会人是有规矩的,特别有规矩。我特喜欢那种江湖文化,我还特意去网上搜了好多这类视频来看,特别迷这个。

F :以前靠信义和规矩,现代社会靠法律了。

G :如果大家都信守规矩,就不需要法律。

推荐 EDITORS PICKS
热点 MOST POPULAR
东方财富网 | 北京pk10有正规网站吗 | 手机铃声之家 | 懒人听书 | 色宝 | jsbeite.com | 75秒极速赛车官方开奖 | 香港赌场 | 皇冠娱乐 | 皇冠开服表 | 英文名 | 娱乐城去澳门 | 易酷游戏中心 | 赌博堕天录和也 |